首頁 -> 頭條

中菲兩國有意開闢新的黃金時代

分享到:
2022-07-06 21:38 | 稿件來源:香港中通社

【字號:

香港中通社7月6日電(香港中通社記者 王豐鈴)正在菲律賓訪問的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,7月6日會見了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和菲律賓外長。王毅表示,中方願與菲方相向而行, 在各領域合作,有信心兩國攜手, 定能為雙邊關係開闢新的黃金時代。

王毅在與菲律賓外長馬納洛會面時說,,中方高度讚揚馬科斯總統承諾會推動對中國的友善政策,中方準備好與馬科斯一道迎接兩國關係的“新黃金時代”,

馬科斯5日在王毅到訪之前表示,南海爭端不是菲中關係的全部,“有信心這一行程將會加強與中國的關係……當然也會尋找辦法解決兩國之間的衝突”。他并表示,讓兩國展開文化、教育、甚至軍事交流,使兩國關係正常化。

王毅是繼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馬科斯就職典禮之後,第二位到訪的中國高級官員。中國駐馬尼拉大使館5日表示,王毅在馬科斯上任6天後對菲律賓進行正式訪問,充分體現了“中國對兩國關係的重視”。

馬科斯總統6月30日上任,一周之內兩次會見中國高層官員。對此,海南師範大學南盟國家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彭念6日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指出,王毅外長此次訪問是應菲新外長邀請,也是第一位訪菲的外長,這是要讓中國放心,顯示馬科斯政府上任初期仍會延續杜特爾特的對華政策,不會出現大轉變,用雙軌思路處理菲中關係,一邊和平解決南海爭端,一邊促進雙邊經濟合作與發展。

馬科斯的前任杜特爾特總統,在2016年上任後從未訪美。而馬科斯在宣誓就職當天,就收到美國總統拜登的親筆訪美邀請信,爲何拜登如此重視馬科斯?

彭念指出,美國認為,新政府可能是改變菲律賓以往“親中疏美”外交政策的契機。首先,菲律賓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盟友,在美國“印太戰略”中,菲律賓是其重要棋子須重點打造。其次,美國希望菲律賓新政府上台後在南海問題上更強硬,包括在海上執法、重啟南海仲裁案等,製造不利中國的局面。此外,美國也希望菲律賓能够通過“印太經濟框架”,帶動美國與整個東南亞更加緊密的經濟合作。

從馬科斯競選期間開始,外界就普遍關注他的外交政策,尤其是對華、對美關係的態度。而馬科斯則表示要在大國之間學會“走鋼絲”,一方面會延續前任的親華路線,但同時也會採取更為務實的態度來處理菲美關係。如他在會見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時說“中國是菲律賓最強有力的夥伴”,在會晤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時又表示,菲律賓和美國的關係“非常重要”,要努力維護陷入緊張的美菲聯盟。

未來6年,馬科斯在中美之間會如何“走鋼絲”?彭念分析認為,這是一個動態過程,料馬科斯在6年中會有波動。執政前兩年,為鞏固權力、樹立權威,他會延續杜特爾特時期的政策,對華友好,與美國關係稍微拉近但仍保持一定距離。執政後4年則變數多,他會受國內反對派、美國“印太戰略”推進強度的影響,或會與美國修復關係,類似杜特爾特執政後期的變化。

圖源:新華

在南海問題上,馬科斯在競選期間曾表示,不應與中國發生衝突,“菲律賓無法承受與這個亞洲巨人開戰”。5月下旬受訪時他則做出強硬表態,稱新政府不會允許任何“平方毫米”的菲律賓沿海海域權利被踐踏。7月1日上任第一天,他即表示,鑒於菲律賓捲入的領土爭議,新政府的首要任務是強化空軍戰力,隨時準備盡全力捍衛領土。

對於馬科斯有關南海問題的各種表態,彭念認為,馬科斯上任後,無需特意與其他候選人維持差異化態度,當前他面臨的壓力是,前任杜特爾特在第二個任期對南海問題趨於強硬,在菲律賓社會已形成氛圍,導致馬科斯出於國內政治需要,為避免在執政初期遭到反對派攻擊,只能展現更強硬態度。

彭念補充,相信馬科斯會維持平衡,他在南海問題上的強硬態度,不能阻礙吸引中方投資,不會阻礙中菲總體的友好關係向前發展。

在馬科斯執政期間,中菲南海爭端是否可控?彭念分析認為,從目前形勢來看,南海爭端整體可控。菲律賓疫後經濟亟需恢復,必須把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放在首位,馬科斯任內即使對南海問題強硬態度或出現衝突,也很難走到與中國對抗立場,兩國仍可通過外交渠道解決。

不過,彭念強調,在南海問題上,不可控的因素是中美博弈。“當前中美關係下墜無法推斷是否已到谷底,在南海軍事摩擦的風險難預測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美國對菲律賓的支持不足以令其站在中國對立面,菲方仍會維持平衡。”

【編輯:李泺】

視頻

更 多
最新航行警告!這次加上了渤海和黃海!
新黨副主席李勝峰:那些所謂跟台灣堅如磐石的朋友 現在一句話都不說
李家超:政府縮短境外來港酒店檢疫至3+4天
8號演訓停止?東部戰區宣布:實戰化聯合演訓繼續!
在俄烏和台海問題上 CNN主持人被著名音樂人噴:“多看些書吧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