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-> 評論 ->論壇

深度訪談:美國民主衰落,出路可能在此

分享到:
2022-01-15 17:50 | 稿件來源:香港中通社

【字號:

香港新聞網1月15日電  美國總統拜登1月11日在佐治亞州發表演講,呼籲國會盡快通過《自由選舉法案》及《約翰·劉易斯選舉權促進法案》這兩項與投票權相關的法案。拜登總統並宣佈,為了通過這兩項法案,他支持參議院改變關於“議事阻擾”的規則。拜登稱,這些努力是為了保護美國的民主。

修改參議院議事規則,真如拜登所言,可以挽救衰敗中的美國民主制度嗎?美國民主的出路,究竟在哪裡?

 對此,香港中通社1月12日訪問了美國北卡大學榮休教授、澳門大學傳播系講座教授趙心樹。全文如下:

圖為美國北卡大學榮休教授、澳門大學傳播系講座教授趙心樹


中通社記者:美國參議院的“議事阻擾”規則,是否類似於香港立法會中的“拉布”?

趙心樹教授:兩者幾乎是一樣的。事件的背景是這樣的,目前民主黨人在參眾兩院掌握了微弱多數。目前看,今年11月中期選舉時,民主黨很大概率至少會輸掉參議院,弄不好眾議院也會輸掉。這將影響到一個更長期的問題:很多州都在以各種方式限制窮人、新移民、有色人種參與投票,增加他們投票的困難。這些被各種條件攔住的人,傳統上大多是民主黨的支持者,民主黨希望增加他們參加選舉的機會。因而民主黨希望在聯邦層面通過選舉權法案,阻止各州對投票權的限制。

不過,要通過這些法案,首先需要參眾兩院都過半數通過。但共和黨人不幹,要拖到中期選舉之後,但到那時,法案要通過的難度將更大。

目前民主黨仍掌握著參眾兩院的多數,參議院議事規則中有一條,少數派唯一可以阻止投票的方式,就是“拉布”,即安排人員輪流、不間斷地發表冗長講話。

由於此事對共和黨而言也是性命攸關,涉及根本的投票選民構成問題,兩黨勢必都將劍拔弩張,願意花大本錢來尋求勝利,不願妥協。共和黨料將不斷“拉布”,因而目前民主黨拜登政府希望修改議事規則,來助力法案通過。

中通社記者:共和黨推動這一系列計劃,面對的阻力大不大?

趙心樹教授:修改議事規則一事比較微妙,因為當前的議事規則對少數派共和黨有利。但風水輪流轉,民主黨能確保自己永遠是微弱多數派嗎?若下一次民主黨成為少數,難道要再設法恢復“議事阻擾”規則嗎?

因而相信民主黨內,也未必人人讚成修改議事規則。加上共和黨若團結一致,要修改議事規則也並不容易。

中通社記者:在衝擊國會山事件後,外界普遍質疑美國民主正走向衰落。此次若修改“議事阻擾”規則,對於美國的民主制度而言,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的?

趙心樹教授:議事規則的改變,對美國政治生態而言,是一件大事,不比投票權本身小。兩者都是牽涉到政治權利的問題。

當前美國的選舉制度,說到底是“打鉤制度”。不管是選民投票選出候選人,還是議會決定是否通過法案,都是在“打鉤”。“打鉤制度”並非完全民主的,我認為可以稱之為“亞民主”或“半民主”。

“亞民主”有一個附帶的問題——最後勢必造成兩黨佔主導地位的現象。“打鉤制度”將原本五光十色的各類人群,通過選舉制度不斷重複,最終大致分成兩個人群。互聯網選擇螺旋則更加劇了這一過程,將兩個人群推向極端,將中間派硬推到兩個集團中去。當前美國社會撕裂的根源之一,就是選舉制度。

可以說,美國的失敗是“亞民主”的失敗,而未必是民主的失敗。因為美國仍存在有法治精神、自由、平等觀念等。

美國的制度中,確實存在著難以解決的問題。因為美國國內在觀念上並未意識到制度是可以改進的,沒有意識到病根其實在內部,他們反而去試圖從外部找到一個敵人。

歷史上,在與法西斯德國、蘇聯等極權制度競爭時,在美國的“亞民主”加上精英階層尚留有紳士精神的情況下,美國的制度還曾顯示出優勢。時至今日,美國的外部對手已不是蘇聯那樣不顧百姓死活的極權體制,也不是希特勒那樣窮兵黷武的競爭對手,美國的“亞民主”體制中民主成分的優勢便不再明顯,缺點反而愈發明顯。

若此時美國改變議事規則,則向所謂“多數暴政”的方向又進了一步。所謂“多數暴政”指的是只要一方人多,就可以完全不考慮餘下49.99%的人的利益。“議事阻擾”規則可以保證多數派不能在每件事上都達致“多數暴政”。但“議事阻擾”規則也有嚴重缺陷,在美國也好,在香港也好,其中一大缺陷是,防止“多數暴政”,就可能走向“少數暴政”,少數派可以阻止重要議題的推進,讓議題永遠拖延下去,甚至令議會幾近癱瘓。

若“議事阻擾”規則改變,即“少數暴政”變為“多數暴政”,仍不能徹底解決問題,仍是在“打鉤制”的圈子中。而當大家意識到“多數暴政”的問題,鐘擺可能再度擺回來。因而,若不改變根本的黑白兩分的“打鉤”投票制度,這一問題仍無法得到很好解決。

我主張選舉制度要徹底改變為“計分制”,這樣可以考慮全體民眾的意見。“計分制”鼓勵大家盡量找到妥協雙贏的方案,並首先去考慮雙贏的方案。若在一些重大問題上一時難以找到妥協方案,可以先放一放,未必立即要按照51%人的看法去執行,可在另一個可達到雙贏的議題上多花功夫。

中通社記者:“計分制”具體要如何操作呢?

趙心樹教授:當前國會內,某一事項的投票法案草案只能有一個,議員們選擇“行”或“不行”。若要修改草案,需要事先談判,然後經過一系列修正案,看能否有50%的人投票讚成。

而“計分制”不需要這樣一次次的投票,應該是將所有方案放在桌上被同時打分,最終平均分最高的方案可以勝出。這樣一來,所有方案的提出者,都有動力去爭取更多人的支持或不反對,讓方案對所有人來說是共贏的。

同樣的,“計分制”下也不再是兩黨主導。因為當前形成共和、民主兩黨主導的局面,主要是因為“打鉤制”下,若出現三群人,其中兩群理念相近的人就將面臨分票局面。兩極分化就是這樣造成的。

若使用“計分制”,民主黨推出10個、15個候選人都沒有問題,我可以給張三打10分,也可以給李四打9.5分。這一機制下,所有候選人都要想盡辦法找到一個爭議少、共贏的議題。

這種政治制度將令所有人的心態改變,整個政治生態也就改變了。

中通社記者:此次拜登政府的這一番努力,對於今年的中期選舉和2024年大選,能有多大幫助?

趙心樹教授:相信這對於日後的選舉,沒有什麼影響。一方面修改議事規則難以成事,另一方面有關投票權的法案也未必能通過,並非所有民主黨人都會支持,南方的部分民主黨人對於投票權問題仍較為保守。一般的美國老百姓對於兩者的間接關係也並不太了解。(張婕舒)

【編輯:張婕舒】

視頻

更 多
李家超打斷記者無理提問:人們被帶上法庭是因為涉嫌違反法律
被中國網友做成表情包“火了”的nice爺爺:太榮幸了!
上水屠房和污水處理廠將搬走 文錦渡即將變身6個太古城
烏克蘭民眾喊話普京:我給你坐標!來炸這裡!
紐約街頭老鼠橫行創十年新高 當地居民忍無可忍提出控訴